Year 2020
Authors Admin Admin
Publish Date 2014-08-01
ISSN(ISBN) 9789869096416
Language Chinese
Note 愛與勇氣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郭盈蘭
 
  「唯有能愛,才能感受悲傷; 也唯有去愛,才能走出悲傷。」
                                                                                                                       ──托爾斯泰
 
不曾離開的愛
  親愛的大觀,雖然你告別塵世已有十七年了,十七年來,你還是每一分每一秒的活在我心裡,你的愛還是與我同在。
  親愛的大觀,謝謝你來到我身邊,圓滿一個女人當母親的夢想,讓生命更加豐盈、美好,給我一個當母親的機會。
  親愛的大觀,你的軀體雖然毀壞了,你的生命羽化為周大觀文機基金會——如同晚清詩人龔自珍的詩:「…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繼續陪伴著爸爸媽媽弟弟們,給我們向前走的力量,一起關心癌症小孩及所有與生命搏鬥的人,也體現了佛家「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佛經上說:「人有願力,天必從之」,而做為你的爸爸、媽媽、弟弟們,也總是不忘初衷,始終如一、盡心盡力的去扮演好應盡的角色,特別要感謝爸爸,在關懷生命的公益路上,當人們猶沉醉於夢鄉,在蒼茫夜色中,他已經啟程趕路,感恩爸爸的辛勤耕耘、以及愛心人士的灌溉,如今,在這片愛的園地上,你種下的小小樹苗已開枝散葉,綠蔭成林,足以讓疲憊的旅人在濃蔭下歇息、乘涼。如今,你的愛已擴及國內外,圓滿了你走遍美麗世界的夢想!
   

走過生命的嚴冬
  曾經,以為大觀永遠、永遠的不見了,悲傷、痛苦、思念吞噬了多少的漫漫歲月,大觀是我生命裡重要的部分,失去了大觀,生命中那個部分也跟著失去了,心被掏空了,空蕩蕩的,每當夜深人靜時,徹夜難眠,無止盡的悲傷湧上心頭,腦際中浮現著一幕又一幕的影像,控制不住的反覆回憶大觀生前的一言一行。在那段日子裡,害怕見到和他年紀相仿的男孩,又想從這群男孩中尋覓那熟悉的身影,無論走到哪裡,到處都是對周大觀的回憶,雲端上浮現的是大觀微笑著的身影,風裡迴盪著大觀輕柔的聲音…,視覺模糊、聽覺錯亂,彷彿整個世界都是大觀,整個世界又都是空的;無論走到哪裡,除了哭泣,還是哭泣…世界被眼淚淹沒了,生命陷落在無止盡的悲傷中,而自己也沉溺於悲傷裡,不想走出這樣的哀傷—如果沒有了悲傷,生命還有甚麼?
  大觀,這個我所摯愛的孩子,給了我無限的希望,也給予我巨大的哀傷,十年的母子情緣,就只是自我意識的幻相?就只是夢一場?如果只是意識的幻相,寧可一直都活在幻相中;如果只是夢一場,希望永遠不要醒來!
  曾經,以為活著只是一種無止境的折磨,活得如行屍走肉般,拖著這具沒有靈魂的軀體,在人世間游移著,活得生不如死,日日夜夜,苦苦思索著人的生死問題,時間凍結了,生命也凍結了。
  然而,生死奧義是一個吸引古往今來無數哲人智者苦苦思索的哲學問題,又豈是情執深重的我所能在短短時間就能想透?
佛陀在世時,有一位母親因為孩子一出生沒多久就往生了,所以痛不欲生,她抱著孩子去求佛陀,希望孩子可以再復活,佛陀好告訴她:「你的孩子能救活,但是你要先去向從來沒有死過人的家庭討芥菜子。」芥菜子在印度是很普遍的,所以這位已經發狂的母親聽到這樣,  她聽到佛陀這樣說,心中燃起一絲希望,不論是怎樣的辛苦,她都甘願承受,就把孩子放在佛陀面前,挨家挨戶去找芥菜子。   找了一整天,找到天黑了,她仍是雙手空空,帶著非常悲戚的心情,來到佛陀面前。
  佛陀慈祥地問:「有沒有找到呢?」
  這位母親悲傷的回答:「芥菜子家家都有,只是找不到不曾死過人的家庭。我知道人有出生就有死亡,這是自然的法則,但是,你能了解一個母親眼睜睜的看著孩子在懷裡死掉是多麼的難過嗎?」
  佛陀安慰她:「人有生必有死,生命無常,隨因緣來人間,也隨因緣而消散,何必苦苦追求呢?」
  「可是,我的孩子只有十歲,他還活的不夠啊!他到哪裡?我很想他,他也一定很想我的?」
  「我來問他是否想你,請他回去看你。」佛陀伸出雙手看著遠方。停頓片刻,接著說:「這個孩子說『他曾有一千個母親,不知道是哪一個母親要他回去?告訴她我要走的路還很長,沒時間停下來。」
  在佛陀慈祥而沈靜的開導後,她的心逐漸地安靜下來了,終於明白生命是無法強求的。
  這樣引導人去面對生死困境的故事,也曾經是陷在悲傷中的救贖之一。
  失去摯愛孩子,讓身為母親的能夠走過這樣深重的失落,並非是刻意的去忘記傷痛,而是學會勇敢的去面對傷痛,臣服於母子情緣如同現象界的生滅變異、大自然的四時更迭,在最絕望的深谷中,看見希望,不放棄人生還有其他的可能性存在,療癒傷痛是需要時間的,所以有人說「時間是治療悲傷最好的藥」,然而,時間是不會治療傷的痛,除非,人願意去釋放心中的悲傷、走過傷痛。
  或許,人生沒有過不去的傷痛,再深層的創傷,傷口也會結痂的。經歷了歲月的洗禮,那些曾經的刻骨銘心,終會雲淡風輕。人生總有遺憾,就把這些遺憾還諸天地吧!
  或許,療癒傷痛這條路上,還不知道終點在哪裡?面對已經存在的傷口,用愛去轉化悲傷,提振向上奮起的力量,是比較有建設性的態度,這或許很難,但人生本來就不容易,唯有放下傷痛,生命才能繼續往前走,超越傷痛,讓傷痛成為激勵自己茁壯成熟的催化劑。
  或許,在往後的人生中,內心深處殘存的悲傷與遺憾,,仍如潮汐般伴隨著—來了又走,走了又來。然而,失去的痛苦與生活的歡愉是可以同時存在的,就好好去感受生命的恩賜吧!
 
生命是超越肉身的存在
  在生死問題上,有智慧的人,大抵會認為生死,乃是自然變化的必然軌跡,視生死為一種很普遍很平常的“自然”現象。詩人魯米說:「地下的礦物質在倍數吸收後,變成樹的一部份;植物在被動物吞食後,會變成動物的一部份;同樣的,人也可以卸下身體這件大行李,變得輕盈自在。」失去摯愛的人會那樣的悲傷,往往是太執著於肉身的存在。一旦,能理解靈魂是永生的,不會因身體的死亡而消失,就不再那樣痛苦了。
  感恩親愛的小慧姐,分享了她的瀕死經驗,當小慧姐瀕臨死亡時,她身體裡的地、水、火逐漸的分解,靈魂離開了身體,眼前出現的是一片耀眼的光芒、璀璨美景、以及此音只應天上有的飄飄仙樂…,經歷了瀕死經驗後,他不斷傳達的訊息是:生命不會死亡,肉體的毀壞是一種自然的轉化,就像毛毛蟲變成蝴蝶,毛毛蟲不見了,但是牠並沒有死掉,而是轉化為一個更美好的生命。感恩小慧姐在大觀生前、死後的陪伴及瀕死經驗的分享,撫慰了我極度痛苦的心靈,卸下了原本痛到無法負荷的傷慟,也逐漸的明白:這世間沒有生與死,只有愛的相互完成。也許,短暫的十年母子情緣是靈魂的生前計劃,在出生前,彼此就約定好的,是我對生死的認知,被習性、顛倒妄念蒙蔽了本性,太執著於母子情緣,忘記了這段旅程的生命計畫,因而深陷於痛苦中而難以自拔,走過這段悲傷,但願每個遭逢摯愛離去的人,也能體認:「人是超越肉身的存在」,靈魂是永生的,此生的塵世之旅只是靈魂旅程中的一站!
  在「獅子王」動畫電影中,小獅子辛巴曾問他的父親,他們是不是可以永遠在一起?父親望了下夜晚的天空,告訴辛巴:在天空上的星星都是去世的國王,他們會在天上看著他們、保護著他們。在無盡的星空裡,每當小獅子辛巴想念父親時,就會仰望天空,這時,獅子王的影像就會浮現在天空,慈愛的俯視著辛巴,似乎在告訴辛巴:祖先的靈魂永遠在守護他。
  生命是沒有死亡的,只是存在的形式不同。每當面對因孩子過世而傷痛逾恆的爸爸媽媽,也曾以此故事安慰他們:「我們的孩子並沒有離開啊!當我們想念他們時,可以仰望天空,她在天上守護著我們…」, 隨著時間和生命閱歷的增加,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獨特的救贖,能夠坦然的面對愛別離。
  人生就是在跌跌撞撞中長大的,每個人都有大大小小,深深淺淺的傷疤,那個曾經讓自己哭的歇斯底里,痛不欲生的傷口,已經變成了深刻的疤痕,如果沒有這些痛苦的經歷,沒有這一道道的傷疤,我也不會成為現在的自己,沒必要去逃避,遮掩這個傷疤,時間到了,可以坦然的面對這個疤痕時,就是痊癒了,沒有這個疤痕,自己不會變成這樣更好,更有自信的人。
 
生命的第二旅程
  生而為人,就是會有許許多多要學習的功課,當挑戰來了,或許去面對了,就不是問題,親人間的重病、疾患、關係相處的障礙、摯愛離開…造成了種種的痛苦不堪,這些令人難以承受的際遇,無法從表面上去了解得知為什麼會『發生』或『不發生』。
  傳道書:「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物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當我們能夠了解萬事萬物都是有其因緣,體現了所有的發生都有它的意義存在,就能包容這些人世間無可奈何的傷痛、遺憾、責備、苦難…,也就能夠認知「創傷是一種福份」,因為這些「必要的傷痛」將引領著我們脫離安逸已久的舒適圈,踏上生命的第二旅程,看見個人生命的全貌,成就生命的真正豐碩、深度與完整,讓生命的地圖更加圓滿。
  回想自己的人生,在周大觀罹患癌症過世前,學業、事業、家庭都沒有大波折,可以說是一帆風順的,當個職業婦女,忙碌於家庭和工作,如蠟燭兩頭燒,倒也自得其樂的,期待養育孩子,將來能學業有成、服務社會,成家立業,結婚生子,讓我含飴弄孫,頤養終年…過著一般人所渴望的人生。然而,人生無常,人到中年,卻遭遇了摯愛的過世,人生遭逢了這麼的大關卡橫梗眼前,很難想像如何跨越?有時候,在命運之前,人是毫無置喙餘地的,就像自然法則無法改變。
  陪伴抗癌期間,深深的感受到醫院就像人間煉獄,生老病死都在這裡發生,尤其是目睹年幼生命受疾病折磨的痛苦慘狀,令人不禁對「存在的意義」產生疑惑—難道活著就只是為了受苦嗎?
  對於存在意義的荒謬與虛無,意義治療(Logotherapy)」大師佛蘭克說,生命本身其實不具意義,意義來自人的賦予,面對生命的苦難,面對一種不可改變的生命情境時,譬如罹患惡疾絕症或是失去摯愛的親人,人的存在意義,就是去體驗及實踐苦難的意義,就是超越當前的一切,甚至超越自己,轉化苦難為一種幫助其他受苦的人的能力,才算完成自己。受癌症病魔折磨的大觀,羸弱的身軀卻有著壯闊的胸懷,曾以懇切的話語的叮嚀:生命的意義是「關心別人」,在他截肢後,他認為自己還是個很有用的人,可以去監獄鼓勵受刑人;當他自知不久於人世時,最後的遺言是:希望爸爸媽媽弟弟把她的勇敢故事告訴與生命搏鬥的人,讓他們有勇氣去面對疾病。這些慈悲的話語,是陪我走過悲傷歲月,更是伴我踏入許多國內外兒童癌症病房去關心病童的勇氣與力量,在往後殘存的歲月中,這些慈悲的話語,仍將時不時的在耳邊迴響著……
  在悲傷烏雲籠罩中,感恩大觀的悲憫之心,又能得到國內外許許多多善心人士的幫助,善緣具足,成立了周大觀文教基金會,把悲傷轉化為愛的力量,幫助了需要幫忙的人,也幫助自己走過了悲傷,讓生命活得精彩與豐富!
  每當午夜夢迴,回顧走過的人生,思索個人的存在意義,發現自己表現卓越的時候,就是展現勇氣,把無法挽回的遺憾、傷心,轉化成生命成熟所需的養分;就是付出愛心,讓生命能量流動,為需要的人奉獻、服務!
 
愛的循環
  十歲,是大觀生命的終點,也是大觀生命的起點,他的存在,超越了時間與空間,活出生命的廣度與深度,那種愛與勇氣的能量,時時刻刻散佈、充盈在需要他的人身上。
  回顧過去,這一路走來,要感恩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感謝之情,無由表達,除了謝天,也把這分愛傳遞給需要的人,讓愛生生不息,讓愛長留人間。
  如果您曾經感受到大觀的愛,當您有能力付出時,請記得去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讓愛循環下去,讓愛可以傳至每一個需要的角落,不再侷限於自己至親、手足身上,當我們把自己的愛給出去的同時,也在製造更空間,讓更多的愛流進來。
  因為,善念會像迴力鏢一樣,最終又回到自己身上(迴力鏢(boomerang),是澳洲原住民常使用的一種打獵工具,這種工具在擲出後可藉由空氣動力學原理飛回手中)。善的迴力鏢射出後,最終又回到了原點,正是所謂善始善終。
  善行的影響力也會像「漣漪效應」一樣,即先激起一個小圈的水波,由小小的一圈,逐漸向外擴大,然後它們向外擴展成很多大水波;送出去的善念所產生的影響力,亦如同漣漪般,會層層擴散,我們所想的、所說的、以及所做的一切,最終都會反射到自己身上,如果能帶給別人快樂和幸福,自己也會經驗到多於所付出的快樂和幸福。
 
愛與勇氣
  在2013年熱愛生命頒獎典禮致詞時,中華日報社長莊松旺先生曾分享趙二呆的詩「一生之程」:
  「這兒是荊棘叢生,
  那兒是一片黑暗;
  愛是一盞明燈,
  勇敢就是力量!
  走過的覺得匆忙,
  未來還很漫長,
  是誰在引導著?
  是愛!是勇敢!」
 
  這首詩似述說著我走過悲傷的心路歷程,這麼多年過去了,回憶前塵往事,接受已發生的殘酷事件,給自己勇氣去面對、改善人生,走過了許許多多不堪回首的往事,也經歷了生命的多采多姿。未來,還很漫長,然而,愛和勇敢總是如GPS般在引領著我,在這條路前方等著的,有可能是人生中更驚喜、更神奇、更美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