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意外爸爸

  • 2019-11-16
  • Admin Admin

《我的意外爸爸》从一个富裕之家的三口出发,那些看似平凡无奇的美好,忽然在一通电话中改变了认知。养了六年的儿子原来是医院抱错的小孩,接下来得面对的是继续养着体内没有自己血缘的孩子?还是把自己亲生的骨肉换回?

上述的剧情中,我很好奇一般人会作出怎样的决定?但其实我并没有过多质疑,在电影开头抛出了这段提问时我很快心底就有了答案。

生与养,你怎么选?


在我无从选择的成长经历中,生与养在我身上分裂成两个爸爸的事。唯独不同的点在于我不是被积极争取血缘的那种,反倒是养我的爸爸把我留在身边。我跟生父的情感只有在小学,从每个周末去「他们家」,到后来变成每年生日收到礼物,到最后是怎么变成完全没连络的其实我也记不得了。再一次见面是在法院,国中二年级的夏天,我站在法庭上法官问我比较爱哪个爸爸时,心中其实不知道什么算是正确答案。我想起《我的意外爸爸》片中刚开始,福山雅治问孩子庆多说我从没跟你去露营为什么你要这样说呢?庆多回答是补习班老师教的。这段对话或许听起来也没甚么,不过我却想起了那天的法院,那个我在法官与两个爸爸面前说着大人教我的回答,直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那回答算对还算错。

生与养,你怎么选?

回到《我的意外爸爸》。


This is an image
 

尽管我有些错愕电影中段安排了护士在法庭上招认自己蓄意的情节,但却颇难忘护士的那一句「因为他们看起来太幸福了所以我想让他们不幸。」然后镜头带到护士后方Lily Franky饰演的水电工爸爸斋木雄大脸上那略略哀伤的表情。这画面颇有杀伤力,一个人到底是成功或失败的刻版在社会上只需几秒就能被决定斋木雄大与野野宫良多这两人的对比实在强烈,把大部分时间都给了工作的野野宫良多,将自己的期待与未果都放在唯一的独子身上,家庭也有属于他一套规范;而相对于斋木雄大,他对家庭采取放任似的教育,而在那未必富裕的环境中,孩子们的笑容却硬是比福山雅治家多了许多。到底谁算成功谁算失败?我觉得《我的意外爸爸》也没有过多的批判,反倒用很好理解的手法让我们看见不同重心选择下的家庭关系。

而更让我喜欢的是,片中没有太刻意但依然有舖陈的野野宫良多人格养成原因,一个不允许自己失败的爸爸可能也走过被当成失败的成长经历,只因为自己的家庭跟一般人不一样。要从一个不是天生如此的家庭中长成跟别人没有不一样很困难,于是这样环境下成长的孩子总是对自己要求甚高,不轻易软弱,也无法容忍自己再次失败。是故当斋木雄大野野宫良多说出那句,「没输过的人根本不会有同理心的」,你是否也有点大快人心?然而随着剧情发展我们才发现自己可能错了,他不是没有输过,他只是不想让人知道,也不能让别人知道。


This is an image

 

而到底甚么是幸福?什么是不幸?
在《我的意外爸爸》我个人觉得也有一个很有趣的点。

一如庆多也知道在水电工爸爸的家就是比较自在,在这个家可以不用练讨厌的钢琴,可以自由自在,可以吃东西喷得乱七八糟,但他还是渴望能回去。家大概就是一个如此的地方,你不知道为什么,你没有真的很喜欢,但你就是不能离它太远。你不知道但你却又知道的,内心看似渴望逃离却又不愿轻易离去的,无法完美且总是有些遗憾的,都是家。


于是我喜欢那个野野宫良多在车上打电话回家的安排,喜欢最后那段路上的父子交谈。永远都有一种话只能跟家人说,但那却是最难开口的。可是我们又非说不可。

而家人呢?其实也从来就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家人就是家人,无论讨厌着彼此还是喜欢着彼此都改变不了这个关系。生命中不会只有家人陪你渡过大风大浪,但只有家人才有办法与你共处不经意平凡日常。一如那些无人知晓的快门,那些没人注意的风筝街道,那一起洗澡的笑闹有时,那偶而一人拉一手的小小跳跃。这些事情都没有目的,但我们还是非作不可且不曾怀疑它的存在。



This is an image
 

因为成为一家人的关键取决点并非血缘,而在于你相信他是爸爸,你是孩子,这就是一个家。一如《我的意外爸爸》日文片名的含意,そして父になる﹙我会是你的父亲﹚。重点不在于「是」这个字,而是「会」。我会是你的父亲,你会是我的孩子。这是肯定,也是如此。

而这更是一个会让人安心且不再感到害怕的字。


资料来源:
https://almasylin.pixnet.net/blog/post/39539387